欢迎使用御对财经网

华尔街之狼的猎杀时刻,成了中概股的秀

发布时间: 2021-05-18 文章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歪道道

中概股越来越“不鸟”做空机构了。

5月6日,被外界称为“杀人鲸”的做空机构Blue Orca对外发布了针对医美电商新氧的做空报告,这份报告指出,通过抓取的数据显示新氧平台的预订量为虚构,至少夸大了4-5倍,而且还存在手术造假、诊所造假、医生造假等各类造假行为。

由此报告得出结论,新氧仅值2.98美元/ADR,比做空报告前新氧的最后交易价8.14美元折让了63%。

为什么会选中新氧?Blue Orca的出发点不明。实际上,从今年2月中旬起,新氧股价已经呈现出大幅走低态势,即使能做空成功,所带来的效果和利益也未必理想。更尴尬的是,Blue Orca的做空报告发出后,新氧只是出现了短暂的股价下跌,随后不跌反涨,让外界对这份报告的真实性产生了质疑。

新氧也直接回怼,称杀人鲸的做空报告“包含许多错误、未经证实的陈述以及误导性结论和解释”。

自瑞幸咖啡被做空后,2020年以来中概股遭遇做空的企业越来越多,但一个很明显的变化是,从原来的惨遭猎杀、无奈退市,到如今借着报告错漏“反杀”,中概股与“华尔街之狼”的关系俨然发生了改变。

咖啡照样卖,直播照常买

2011年,中概股迎来一次大“猎杀”。3月至5月的两个多月间,有18家中国公司被纳斯达克或纽约证券交易所停牌,4家企业被勒令退市。当时有统计显示,这一年从美国交易所退市的中国公司总市值,竟然超过了同期首次公开募股的规模。

外媒表示,“中国(在美上市)公司过去10年里积累起来的市场信誉,在最近3个月里土崩瓦解”。

上市的中国公司频频出现财务造假,震惊了整个美国市场,这也使得中概股整体都受到波及,嘉汉林业被浑水做空后,约有87%的中概股随即收跌,一时间,中概股谈做空机构而色变。以浑水为例,据不完全统计,浑水在2010年以来共做空18家中国公司,屡屡得手,停牌或摘牌的高达一半。

华尔街之狼的猎杀时刻,成了中概股的秀(图1)

然而,如今的情形已然改变,转折点就在于瑞幸咖啡。

去年随着浑水公司对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曝光,瑞幸瞬间跌落至谷底,退市、内斗、破产…一系列风波接踵而至。在当时,外界都以为瑞幸咖啡这个品牌很可能会因为这次的丑闻而彻底消失在市场上,可是没曾想退市后的瑞幸反而活得更加滋润。

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的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9.8亿和11.45亿,同比增长18.1%、49.9%和35.8%。不仅如此,瑞幸前段时间还获得了2.5亿美元的股票投资协议。

同样是被做空,浑水朝着欢聚时代扔出的“炸弹”更是哑了火。在欢聚集团回应做空报告后,欢聚股价一度上涨超16%,而刚刚宣布要全资收购欢聚集团国内直播业务即YY直播的百度,也并未停下收购的脚步。今年2月,据公告称,YY直播业务出售给百度公司的交易已基本完成。

该卖咖啡的还是继续卖咖啡,该收购公司的还是继续收购。中概股在面对2020年新一轮的“做空潮”,全然没有了当初的战战兢兢,反而还能利用做空报告的错漏,狠狠地讽刺做空机构们一番。一方面,逃离美股逐渐成为中概股的共同选择,港股更是已经成为中概股回归以及当初拟赴美上市更换首次上市地点企业的首选。

而另一方面,做空机构接连做空中概股失败,国内舆论对于这些做空报告的质疑声音也越来越多,比如16次狙击跟谁学而不得果,更激起了舆论对做空机构猎杀中概股的反感。

追根究底,做空机构的专业度一年不如一年。

这届做空机构不行?

今年年初,一场老牌做空机构输给散户的惨烈斗争,让整个行业陷入了低谷。事件的最后,香橼研究公司通过Twitter发表了谢幕宣言,称在发表专栏20年后,我们将停止做空研究,也不再发表做空报告。

香橼是谁?美国“最长寿的独立调查机构”,数据显示,香橼已发布150多份做空报告,6年时间狙击20多家中概股公司,其中15家股价跌幅超66%,7家退市。

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做空机构的时代可能就此落幕了”。

实际上,做空机构的生存环境早已大不如前,就连2020年接连狙击两家公司成功的浑水机构也开始“翻车”。据一篇公开披露浑水业绩的报道援引投资者称,2020年该基金业绩回报为15%,浑水自己的推特账号也将其转发,显示出对这一业绩真实程度的肯定。然而下半年,股市反弹,做空者手足无措,浑水也没有捞到甜头。

做空欢聚时代,欢聚回应后股价一度上涨超16%,做空跟谁学,跟谁学先跌后涨,这些公司股价的走高,构成了对浑水、香橼等多家做空机构的反向狙击,令他们损失不小。

回顾去年的做空潮,你会发现一个很明显的问题,浑水、香橼等机构的做空报告逐渐成了一个被公司、媒体及舆论诟病的关键点。多份做空报告,不仅没有实际杀伤力,甚至还被不少业界专业人士批评为逻辑混乱、错漏百出。

比如做空跟谁学时,香橼称跟谁学虚构了70%的营收、40%的注册用户,可其给出的做空报告中没有涵盖高途课堂的业务数据,而高途课堂是跟谁学的核心品牌之一。

做空机构成立的初衷是为资本市场揪出坏公司,实现良币驱逐劣币,这也是为什么业内人士认可做空这种形式的原因。因为有了做空机构,上市公司才会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不敢轻易造假。但是,近些年资本的逐利性令越来越多新兴做空机构将做空当成是一种获利工具,这才导致做空报告的纰漏越来越多。

如今,随着越来越多上市公司抓住做空报告逻辑与数据漏洞进行反击,做空机构的市场公信力也随之减弱。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表示,或许正是看到做空机构如此失去人心,再也无法承担起为资本市场驱逐劣币的使命,香橼才决定转而变身多空机构。

不过,做空机构式微,对中概股就一定是好事吗?或许未必。

悬在中概股头上的一把剑

2011年,做空机构“猎杀”中概股之前,整体中概股的股价可谓一路飙涨,09年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股价几乎全线上涨,平均收益在130%左右,有5家中概股累计涨幅甚至超过了1000%。也正是这些公司业绩好得令人难以置信,招来了做空机构的关注,一番调查之后,5家明星公司直接全军覆没。

尽管上市公司尤其是中概股对这些做空机构多有愤恨之情,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做空机构的眼光毒辣。像瑞幸咖啡,短短18个月成功上市,上市首日一度暴涨近53%,在这一片掌声和追捧之下,谁也没看到背后藏了多少虚假。

如今做空机构的威慑力和公信力正在逐渐下降,可资本追逐风口产生的行业泡沫却仍不断增加,如若少了这一外部监管的力量,未必对中概股全然有利。

自瑞幸咖啡被做空后,浑水、香橼接连做空爱奇艺、跟谁学、欢聚时代等中概股失败,一方面归咎于做空报告的诸多漏洞,多多少少让他们的做空带着恶意中伤牟利的意味;另一方面,被做空的公司也不再逆来顺受,而是主动反击。如浑水资本创始人卡森·布洛克所说,10年前开始做空中概股时,他们在市场上的表现很幼稚,现在情况完全不同,这些人已经成为最老练的市场参与者之一。

但这些中概股真的躲过了做空机构的威胁吗?似乎并没有,巧的是,现在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困扰于当初做空报告指出的一些问题。

3月,有网友爆料,对外宣称拥有名师“天团”的高途课堂,有80%的老师是虚构的。作为跟谁学的核心品牌,高途课堂在2019年的年度报告中说他们有232名持证的教师,并在官网上列出217名教师,但教育部要求公示师资信息时,高途课堂公布全部的教师数量仅为128名。

受外部环境影响,两个多月时间内,跟谁学的股价从今年1月的高点149.05美元大跌至4月8日的27.18美元,市值缩水近2000亿元人民币。

再比如刚刚被做空的新氧医美,新氧曾多次卷入销售违禁药品、日记短评造假、代运营灰产流行等风波,平台中的医师和机构资格也屡遭质疑。而且新氧多次财报中净利润下滑严重,开始让外界怀疑其运营数据有问题。

2020年Q3新氧净利润仅为90万元,同比下降97.14%;2020年全年,在营收增长的情况下,新氧的净利润降至人民币490万元,同比减少97.2%,而2019年新氧的净利润是1.767亿元。

做空机构的报告存在论据不足的普遍情况,可报告所质疑的问题未必不存在,我们应该庆幸没有下一个瑞幸。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瑞幸”们不会消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御对财经无关。御对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分享:
外汇知识

指数知识

嘉盛场外股指交易